欢迎进入卢氏党建网!

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老干部工作 > 夕阳风采

夕阳风采

西岭根的变迁

发布时间:2019-05-23
点击量:

西岭上的石板路被荒草淹没啦

我的老家西岭根过去是一个生产队,现在是香山村第一居民组,与双槐树街隔一座西岭。岭上原先有一条麻子石铺成的大路,也是一条风雨逾千年的古道。从西边进出双槐树的人都要从这条路上经过,路面石头被踩磨得光滑明亮。我小时候和同伴们上学每天要从这条路上往返三个来回。就是这样一条交通要道,想不到四十年之后会荒芜废弃。

当时自行车是最为省时省力的交通工具,生产队里近三十户人家,有自行车的只有两家。别说小轿车,就是一辆摩托车也是遥不可及的梦想。一辆“永久”或“凤凰”牌自行车,也就140多元钱,大部分人家买不起。有自行车的人,只在出远门时才用,近距离还舍不得,出门全靠双腿。

那时还不通公路,偶尔见到几辆运木料和柴火的解放牌敞车,或东方红拖拉机都是在河湾沿着河滩走。四合院大队张二沟的辉锑矿石往大河沟口冶炼厂运送,得从城里雇用马车队顺着河湾绕走,起五更打黄昏,一天能拉两趟。生产队往街上粮店交公粮,队长安排一辆架子车配三个壮劳力,前边一人拉,后边两人推。公社驻地狮子坪,去公社办事要走二十五里山路,穿锁南沟、庆家沟、小南沟三道沟,翻杨家岭、淇河山两架山;去县城要么走茄子河,翻大夫岭,经过龙驹,再到县城,要走八九十里路;要么走十里路赶到大河沟口等通往狮子坪和官坡的回头班车。每天只有两趟,车很小,人称“洋火盒”。有时等半天车终于把车等来了却挤不上去,只好返回,第二天再去。

现在,宽阔的柏油公路从村前经过,每天有八趟班车往返县城。去县城办事到路边等车,最多半个小时,准有班车到来,招手即停,一天打个来回。石马公路、双槐树至双龙湾景区公路路口均离村不到500米,坐面包车去县城只消一个小时。村里31户人家,有13家买了自驾车;摩托车家家都有,自行车早已被淘汰了。去双槐树街赶集、办事,接送孩子上下学,都是自驾车、摩托车。年岁大的人不会骑摩托车,想溜溜腿,也不翻西岭了,顺着宽阔平坦的公路走,左边经过九龙山风景区入口;右边经过上河社区新村,一边走一边看,也落得享受。

历经千年的西岭麻子石板路,走得人越来越少,路显得越来越窄,路两傍的荆棘野草向路上生发蔓延,渐渐被荒草淹没啦。

青砖蓝瓦的老房子不见了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西岭根生产队的住户分西岭根、马蹄沟口、河口三大片。住的都是土木结构的出前檐瓦房。河口有一座砖瓦窑烧制砖瓦,马蹄沟里有茂密的大树林子。队里规定:谁家盖新房子需要伐木,四间房子用材作价80元。使用队里的砖瓦、木头,自家换工打土墙,再请两个木匠做房架,盖一座房子也就花二百多块钱,用泥巴抹一层就可以住进去。简简单单的家具不过是方桌、小桌、抽屉桌、箱子、板凳、粮食柜。当时队里最好的房子是吴庆安、吴东安两家土改时分的一座四合院。实行家庭联产责任制以后,生活水平普遍提高,家家手头有了活钱,经济宽裕的人家陆续开始改造简单粗糙的旧房子。将门窗用蓝砖镶上边,将山墙镶上砖腿子,用白石灰挂墙面。收拾一新的白墙青砖蓝瓦房子看着挺气派,住户心里美滋滋的。进入2000年,各家各户手头都有了积蓄,对改造不到十年的房子又不称心啦,重新再进行装修。上次改造偏重外围,这次偏重室内。用水泥打上地坪,用木板合楼或装饰板吊顶,布置客厅。家具也发生了变化,黑白电视换成了彩电,添置了橱柜、茶几、沙发、三斗桌、写字台、衣柜、席梦思床。屋里显得富丽堂皇起来。到了2010年,有12户人家扒掉旧房子,盖起了小楼房。虽然在旧房址上建新房,地皮不用掏钱,盖一座100多个平米的楼房,少说也得五六万块钱。近两三年,盖楼房成了风尚,家家户户拆旧房盖楼房,先前都是先盖一层,等有钱了再往上盖二层;如今一盖就是两三层。比赛看谁家设计得合理,盖得漂亮。铝合金、铝塑合金窗户自不必说,单是一合防盗大门就要花费四五千元。屋里还装上了大小空调。一座房子的总花费达到了十五六万。家具、电器买全新的。半自动洗衣机、电脑也进了农家。

现在,在外工作或打拼多年的人回到西岭根,入眼看到的尽是一座挨一座白花花的楼房,记忆中那错落零散青砖蓝瓦的老房子不见了踪影,连自家的老房子也找不到啦。

不过到底还是有七家老房子被遮挡在楼房背后,或夹在楼房中间。其中有四家在县城买了楼房, 在县城工作或做生意,很少回来;老家的房子没有更新。有一家在双槐树街西头买地皮街盖了楼房;一家正准备盖楼房;一家是老两口都年近七旬的贫困户。

房顶不见了炊烟

   上世纪大集体时代粮食紧张,西岭根人做饭用的都是大锅台、土灶台,一个锅台占半间房子。锅台大,粮食缺、食品少、菜品少,形成了反差。每到做饭时,家家厨房顶上烟囱里往外冒黑紫狼烟。冬天睡土炕,也要烧火加热。各家到了秋冬季节都要上坡砍柴,积攒三四十捆柴火,门前核桃柿子树上靠一大堆,柴火场垛得满满当当,预备烧火做饭、烤火取暖。这种生活习惯延续了成百上千年不曾改变。可是改革开放以后,这种生活习惯被悄无声息地很快改变了。

   先是将房子装修得窗明几净干净整洁了,舍不得被烟尘熏黑弄脏,纷纷将大锅台改成省柴节能、排烟畅通的“西灶”,大大减轻了污染。接着自来水、电器、液化气进入厨房。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,西岭根人厨房使用四件以上家用电器的达到95%。除了普遍使用电饭锅、电磁炉、电热壶、电饼铛之外,还有将近一半人家,使用了电冰箱、高压锅、电烤箱、排气扇。

 记忆中,西岭根早上八九点钟做早饭和夕阳西下做晚饭时天空袅袅炊烟,如今见不到啦。电器进入厨房,即节省了资源,有利于环保,环境变得干净整洁。房前屋后大大减少了柴草堆放,原来的柴火场变成了小菜园和小花园。家家门前除了果木,还要栽植几种花草美化环境。厨房革命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乡村生活文明与物质文明的巨大进步。

河岸杨柳变长堤

   西岭根坐落在老鹳河南边的一个河湾子,房舍都位于阴坡根。从人家院边到河岸是一块六七十亩大的长方形沿河沙平地,涝了渗水快、排水畅;旱了可以引水河水自流灌溉,年年旱涝保收,是西岭根人的“饭碗子”。山沟里人从此路过看着都眼馋。但因紧靠河边,受到洪水威胁,每到暴雨季节,人人心提得大高,怕河涨水发冲毁耕地。洪水成了西岭根人的心腹之患。为抵御洪水,一代接一代的西岭根人,沿河边打坝、栽杨柳树。坝冲垮了再打;树冲走了再栽。久而久之,杨柳长成一长行大树,郁郁葱葱,成了一道风景线。

“农业学大寨”那些年,大搞农田水利建设和小流域治理,西岭根人集中劳力大干了三个冬天,终于在大老虎沟口一队和二队的交界地段,筑起了一段200多米长的干茬石坝。那时没有水泥,没有浆砌,为保护石坝,还是沿河岸栽植杨柳,等树长大了,形成石坝和树两道防护屏障。但遇到特大洪水仍是抵御不了。改革开放以后,年轻人多数外出打工,留守劳力只能对大坝被冲垮的地方做些修补,抵御洪灾的能力大大降低。2007年至2008年连续两年发特大洪水,河堤几乎全部被摧毁。下崖湾的平地被冲毁十多亩,水一直淹到岭根人家门前,危及房屋安全。组里人急了,冒着危险砍树打橛桩挡水。此后组里人多次向乡政府打报告,要求在西岭根沿河打一条护坝,保护土地和房屋安全。打一条坚固的防护坝成了西岭根人的最大愿望和梦想。

2017年冬,在西岭根河湾建设护地大坝项目获批,国家安排了专项资金,项目付诸实施。仅用了两个多月时间,一条上起豹子沟口,下至前崖湾长达千余米的浆砌坝就建成了。原先残缺的旧坝和杨柳树被挖掉,取而代之的是长龙般齐齐整整的坚固石坝。西岭根人的洪水隐患彻底解除了,梦想实现了。紧接着政府又投资100多万元,在小老虎沟口,建一座大桥,连接公路和大坝,这也是西岭根人的多年期盼。大桥建成,出行就更方便了。大桥已于2018年元月动工,预计5月完工。仅仅是保护一个居民组的石坝和桥梁,总投资高达250多万元,从这件事上,也足以显示国家有财力、有力量。下一步计划沿大坝建成8米宽的以坝代路,路边重新植树,再现杨柳成行的景观。西岭根人即将拥有沿河休闲路,美丽乡村建设即将展示新的一页。

大米白馍家常饭

如今西岭根人的日常生活不比城里人差。大米、白馍、炖豆腐、炒鸡蛋、炒肉丝是家常便饭,清炖鸡、红烧鱼也不稀罕,平时和过年没有多大差别。城里人都说年味淡了,西岭根人也是这种感觉。日常穿衣吃饭和过年差不多,年味自然就显得淡了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糁子汤、懒糕馍、豆面条、酸黄菜曾经是西岭根人习以为常的饭食。就连过年蒸白馍也要掺一份白玉米面,为了省面多蒸几个馍,里边包萝卜菜和豆馅。做豆腐剩下的豆渣也要掺些玉谷面蒸成豆渣馍,晾晒干了放到春三月种地时吃。直到改革开放前夕,只要有粗茶淡饭填饱肚子就算好生活;过年时能给小孩子添一件新衣服就算好光景,能给孩子能掏一元两元压岁钱就算富裕家庭。过个年,花费也就三五十块就够了。现在过个年全家人买新衣服,买肉食、蔬菜、果品、礼品,总共要花费三四千元。单是给一个孩子的压岁钱出手就是五十、一百。

农村改革初期,粮食增产了,吃饭问题解决了,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曾经是西岭根人的向往;“万元户”是发家致富目标。过上了“点灯不用油,磨面不用牛”的生活,一时感到很惬意。可是仅仅过了十年时间,这些向往和目标就显得远远落伍了。现在程控固定电话已经成为过往,一家有几口人差不多就有几部手机。使用苹果手机、三星的年轻人就有六七个。曾经令人羡慕的“万元户”成了贫困户。年轻人都会说几句嘲笑万元户的顺口溜:“万元户是贫困户,十万元刚起步,百万才叫真正富”。虽说有点过分,也透露出自家厚实的家底。

西岭人除了外出打工和做生意,香菇生产是稳定的挣钱项目。六七年前,一户能搞四五千袋,年收入也就两万多元;现在平均每户上万袋,年收入五六万元。盖一座楼房欠点外账,根本不用发愁,一两年时间就还上了。以前巴望孩子上学有出息,可一旦考上大学,还真怕供应不起。大人对孩子承诺最多的一句话是“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学”;现在许多家长会对孩子说:“好好努力,只要你能考上一本,钱不是问题”。

总之,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西岭根人的住房条件、居住环境、经济水平、生活质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。进入新时代,西岭根人心胸越来越开阔,学会了挣钱,也学会了享受生活。养成了喝茶、午休、晚上散步的新习惯,女的学会了跳健身操。外出旅游也进入了家庭消费日程。西岭根人的幸福感明显上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韩成章